當前位置:駭子小說 > 其他 > 白天被閃婚,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 > 第731章:剋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白天被閃婚,晚上被奶凶傅少親哭 第731章:剋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就在蘇牧婉剛想要逃離傅少霆身邊的時候,傅少霆伸手直接將她摟入懷中。

“牧婉,你就真的忍心看著我受傷而不幫助我嗎?你現在就這樣狠心嗎?你應該也知道我不洗澡是睡不著的,牧婉你就真的不管我了嗎?”

傅少霆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,就好像是受到了天大的折磨,蘇牧婉看到他的模樣,心中最柔軟的地方靜悄悄的,鬆動了一下。

他雖然也知道這個男人是裝出來的,但是他還是走了過去。

“牧婉,我就知道,你一定會幫我的。”傅少霆的嘴角噙著得逞的笑容,他一把將蘇牧婉摟在懷中,朝著浴室走去。

蘇牧婉將華山打開,看著麵前的傅少霆。這個男人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傅家少爺,冇有想到現在,竟是陪著他過這種驚心動魄的生活,對於傅少霆,她的心其實是充滿愧疚的。

如果冇有他出現的話,也許傅少霆會過得比現在好很多,也不至於每天擔心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情。

“婉兒,幫我把褲子解開。”傅少霆一雙眼眸之中充滿了斜視的表情。

這麼晚就知道這個男人一定不會輕而易舉的放過他。

“傅少霆,你隻上了一隻胳膊。你的另一隻胳膊呢?”這麼晚冇有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會這樣的得寸進尺。

現在都是什麼時候了?這個男人竟然還想這件事情。

不知道這個男人的腦子裡都裝的是什麼,難道隻有精蟲嗎?

現在在麵對外麵這麼多危機的時候,這個男人就不能自己洗澡,然後抓緊時間休息嗎?他怎麼腦子裡還會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呢?

“牧婉你已經答應了要幫我,難道你要反悔嗎?”此時的傅少霆竟然就像是一個孩子一般。

這麼晚看著葉瑾晗這個模樣,就是有些哭笑不得。

這些話同學請含到口中說出來,他竟然是覺得莫名的好笑,這個男人的智商此時就好像是兩三歲的孩子一樣,想要從母親這裡得到一根棒棒糖,然後撒嬌賣萌。

“你自己真的可以一隻手已經完全能夠將衣服解開,我幫你交,浴室的水調到適宜的溫度,然後在外麵等你。”這次的蘇牧婉絕對不會妥協,明明這個男人已經受了這麼嚴重的傷,竟然還想著這樣的事情,他今天絕對不會讓這個男人得逞的。

“牧婉,我的一隻胳膊根本就不能將這衣服解開,你看我的胳膊都已經受傷了,都已經不能動了,他已經觸碰到我的傷口了,我一動傷口,會流血崩開怎麼辦呢?”

傅少霆竟然說的頭頭是道,蘇牧婉也不知道應該用什麼話去回答他。

“牧婉,你看我的,我的受傷的地方。你看隻要我的手輕輕一動它就會出血,你難道想讓我流血身亡嗎?”傅少霆故意動了動傷口,有一絲絲的鮮血,從傷口中溢位。

“好的,你彆動了。我來幫你。”對於傅少霆,蘇牧婉真的是冇有任何的辦法。

傅少霆看著麵前的蘇牧婉,她真的來幫她解腰帶,眼中噙著戲謔的笑容。

“現在可以了嗎?”蘇牧婉早就知道傅少霆這個男人會做什麼手腳,所以他早已經熟練的將傅少霆的腰帶解開。

傅少霆一怔,之前牧婉解腰帶的時候都是磨磨唧唧,大半天都解不開,冇有想到現在竟是這樣熟練的戴上他的皮帶解開。

他之前的小心思竟全然都用不上。心中就好像是有萬隻螞蟻在啃噬一般,酥酥癢癢的。

“你現在還有什麼想要做的事情。”此時的蘇牧婉就想要看看這個男人究竟還想要耍什麼樣的花招。

和傅少霆相處這麼長時間以來,他早就知道這個男人一定不會輕易的放過他,而牧婉也不是那種坐以待斃的人,他早已經摸透了這個男人的心思,將那些他不擅長的事情反反覆覆的練習很多遍,現在早已經是輕車熟路了。

“牧婉,你究竟是什麼時候訓練的?我怎麼不知道?”傅少霆現在還處於吃驚之中。他雖然知道牧婉是一個聰明的女人,但是也冇有想到就是,能夠在這麼快的時間內,瞭解他,然後對她做足功課,一個個攻破它。

“就是在最近呢。你不是總能在第一時間叫我看穿嗎?所以我也提前做了很多的準備。”

此時蘇牧婉看著麵前的傅少霆,傅少霆的心中就像被小貓撓過一半,原本以為懷中的小女人隻是一隻乖巧的小兔子,冇有想到就是一隻小野貓,時不時咬他一口。

“反而冇有想到你竟是變壞了,看來我不能給你太多的自由。”傅少霆的眸底逐漸變得陰沉下來,眼眸之中燃燒著蝕骨的情意,與強烈的侵占渴望,他直接將蘇牧婉按壓在牆壁,牆壁上頎長的身影,壓了過來。

也就還不斷的在蘇皖的耳邊吹氣,眸子裡滿是戲謔。

“牧婉,我現在受傷了,你應該知道要怎麼做。”傅少霆的衣衫儘落他,他的身材徹底的呈現在什麼我的麵前,儘管說我已經見過她的身材很多次,但是每一次在看到他8塊腹肌整齊的排列的時候心中還是會春心盪漾。

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真的是長了一張妖孽的臉頰,他的一舉一動都散發著強烈的荷爾蒙的氣息,

這個男人的身材就是比國際超模還有型,臉頰就像是上帝最得意的藝術品,冇有絲毫的缺陷,三百六十度度無死角。

儘管蘇牧婉不是一個貪戀臉色的女人,但是在看到,傅少霆完美身材的時候,她還是吞嚥著口水。

“你現在是想給我洗呢?還是想洗鴛鴦沐呢?”傅少霆的聲音就像是鬼魅一般在他的耳邊一遍遍響起。

蘇牧婉冇有想到傅少霆已經身受重傷,他還是能這樣輕而易舉的,挑起他心中的小惡魔。

為了不再次讓傅少霆受傷,也為了不讓他的傷口感染,蘇牧婉主動將傅少霆身邊的花傘打開。

“乖。”傅少霆的眸子裡,皆是戲謔。

蘇牧婉不得不承認,即便他已經掌握了應對傅少霆的方案,最後還是敗在他的手中,這個男人就是她的剋星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