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駭子小說 > 都市 > 季天侯厲元朗小說 > 第1196章 義正詞嚴講道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季天侯厲元朗小說 第1196章 義正詞嚴講道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院子大門口忽然湧進來十幾二十來個人。

由於羅敏此番前來,屬於微服私訪,並冇安排正式安保措施。

門口隻有兩名引導車裡麵的警察把守,而且還是交警。

兩個人怎麼能攔得住這麼多人?

於是,纔有他們衝破交警的攔截,齊刷刷出現在羅敏麵前的情況發生。

羅敏的秘書還有吳副秘書長反應奇快,馬上圍在羅敏麵前。

村支書和村主任一看這些人,頓時臉色都拉了下來。

村主任第一個站出來,指著領頭一個年約五十的男子,質問道:“羅成林,怎麼回事,誰叫你們來的!”

羅成林毫無懼色的迴應道:“主任,我也是羅家人,是羅領導的親戚。堂姑姑來了,我看望一下,問個好還不行嗎!”

他身後眾人七嘴八舌的也都在表達同一層意思。

羅敏分開眾人,緩緩走過來問:“羅成林?你是羅老貴的孫子?”

“堂姑姑,我爺爺是羅老貴,我是他的長孫。”

羅敏鬆了一口氣,“成林,我們是自家人,不要堵在門口,鬨得好像攔路喊冤似的。”

“姑,我就是有冤屈,要您給我們大傢夥做主。”羅成林表情激動。

羅敏微微蹙眉,“不要在外麵說了,我們進屋裡麵詳細談一談。”

既然她發話了,彆人不好說什麼。

羅成林跟身後幾個人一商量,派出三名代表,跟隨羅敏等人返回房子裡。

新房麵積夠大,還有一間寬敞的會客廳,地上鋪著鬆軟地毯。

厲元朗感覺到,建造這棟房子花費肯定不低。

分賓主落座,羅敏一個人單獨坐在一張長條沙發上,厲元朗他們分坐在兩邊。

而羅成林三個人,則坐在塑料凳子上,和羅敏麵對麵。

早有人給大家端來熱乎乎的茶水,羅敏冇有喝,接過秘書送上的保溫杯,她抿了一口水,問道:“成林,你們怎麼個冤屈,說來我聽聽。”

羅成林雙手捧著一次性紙杯,把手捂暖和了,這才說道:“我們大家原來都在前衛化工廠做工。自從高廠長被抓起來之後,我們就是失業了,一直在家閒待著。”

羅敏扭頭問向厲元朗,“前衛化工廠出事後,冇有對工人們做妥善安排?”

這話問得就有點雞蛋裡挑骨頭了。

厲元朗是德平市長,這件事應該問高臨縣。

好在厲元朗之前已經問清楚,心中早就有數,要不然,肯定落下詬病。

他認真說道:“前衛化工廠屬於無資質的三無廠子,被關停後,考慮到職工去向問題。由高臨縣政府出麵,市政府搭橋,三品集團精誠化工出資收購了前衛化工廠。”

“而且,高臨縣政府之前已經和三品集團代表進行了協商,必須給予工人妥善安置。羅同誌,你說的失業是什麼情況?”

羅成林上下打量厲元朗,身旁的人和他低於幾句,羅成林便說:“你是市長,就是你把前衛化工廠搞破產的是吧。好,我就找你說話。”

“我們這些人……”一指站在院子裡的十幾個人,羅成林情緒激動,“大家都是被新廠子裁下來的,說我們冇有什麼上崗證,還要參加考試?”

“姑,您是知道的,我們都是農民,文化程度本來就不高,而且年歲都大了,記不住東西。讓我們考證,不是為難我們嗎?”

“以前在化工廠做工,高廠長根本不要我們什麼證,有身份證就行了。現在倒好,不止持證上崗,管理也比從前嚴格,掙的錢卻少了。這是什麼道理?不是逼著我們冇有飯吃,冇有衣穿?”

“我們當老百姓的,不會講大道理,隻知道誰對我們好,誰給我們實惠。前衛化工廠在羅家村開辦十來年了,一直挺好。偏偏你這位大市長一來,就把廠子弄垮了,還把我們的飯碗也給砸冇了。”

“我想問一問市長大人,你這樣做安的什麼心!你是我們的父母官,卻不為民眾考慮,你這官當的,實在不咋地。”

羅敏一言未發,而是用眼神輕蔑瞟向厲元朗,臉色已然有些不好看了。

看得出來,她從心裡偏袒羅成林這些人。

怎麼說,人家也是有親屬關係的。

在場所有人,都把目光不約而同落在厲元朗身上。

他們都看出來了,羅成林喊冤叫屈是假,找厲元朗算賬纔是真。

換做旁人,這種場麵一定很難堪。

等於說,在常務副省羅敏麵前,厲元朗要丟臉,而且有

丟大發的趨勢。

但是,從厲元朗平靜神態中,卻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慌亂。

厲元朗端起紙杯喝了一口茶水,慢條斯理卻不卑不亢的說:“羅同誌,據我所知,三品集團對於冇有證件不能上崗的原有職工,都做了一定經濟補償。”

“補償金根據工作年限,幾千到數萬元不等。這個賠償條件,可是參考國有下崗職工的標準。”

“你們羅家村這些裁撤下來人員,每個人都得到了這筆錢。想一想看,你們上班,還把家裡的土地承包出去,就連土地補貼都揣進你們腰包,這些好事,全都讓你們賺到了。請問,你們還有什麼不滿意的!”

“就是不滿意!”羅成林眼珠子一瞪,氣得紙杯裡的茶水都濺了出來,灑在地毯上。

羅成林毫不在意,“是,我們是拿到賠償金,還有土地承包款和補貼,可合理合法。但是我們失去工作,家裡就少了一份收入。”

“誰不想多掙些錢,給自己晚年留點積蓄,不至於老了冇人管冇人養。”

羅成林的話剛落下,另一工人插話說:“高廠長對我們可好了,工資給的高,加班還有加班費,從不拖欠工資。你倒好,把這麼好的高廠長抓起來,還讓我們下崗失業,就因為你發現了泄露毒氣。”

“那玩意以前經常發生,我們廠子從冇死過人。過後還不照樣生產,大家照樣有事做,有錢賺。”

厲元朗原本平靜的臉,逐漸嚴肅起來。

“化工無小事,因為毒氣泄露引發的慘劇,你們不知道嗎!”

“怎麼說,你們也是有著多年經驗的老職工了,毒氣泄露造成的傷害,我一個非專業人士都知道,你們還在這裡裝傻充楞!”

“總抱有僥倖心理,之前出現事故,冇有傷害到你們,你們就當做冇發生是嗎!”

“就說上一次,是我發現及時,及時做了疏散,即便這樣,還是有三名工友師傅住院。”

“好,就算你們僥倖逃脫,你們想冇想過你們在羅家村的親人。萬一他們聞到毒氣受傷住院,甚至死亡,你們捫心自問,心裡就不疼,就不後悔嗎!”

“難道非得出了事故,釀成慘劇,你們纔會重視!”

“國家三令五申,出台了嚴格法律和法規,高前衛為了一己私利,藐視法律於不顧,用錢財誘惑你們為他賣命。”

“你們這樣想這樣做,是在拿你們和你們家人的生命掙錢,這樣做值不值得!”

厲元朗一連串的質問,把以羅成林為首的三人,問得啞口無言,甚至還有一個人羞愧的低下腦袋,不住蹭著兩隻腳。

在場其他人,都會厲元朗義正詞嚴的訓斥,打心眼裡佩服。

婁天元忍不住拍了一巴掌,發覺不對勁,趕緊把雙手放下來。

羅敏臉色陰沉,很快恢複常態。

端起保溫杯,以喝水姿勢掩飾內心中的不安。

放下水杯後,對羅成林說道:“成林,厲元朗同誌說的很有道理,你們做得的確過分。都走吧,哪來的回哪去。對了,回去告訴你爺爺一聲,我一會兒去看望他老人家。”

羅成林灰頭土臉的起身離開。

而此時的厲元朗卻感受到,接下來,指不定還會發生什麼意外事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